<span id="jtr5j"><track id="jtr5j"></track></span>

<form id="jtr5j"><nobr id="jtr5j"></nobr></form>
<sub id="jtr5j"><dfn id="jtr5j"><mark id="jtr5j"></mark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jtr5j"><listing id="jtr5j"><progress id="jtr5j"></progress></listing></address><form id="jtr5j"></form><address id="jtr5j"><nobr id="jtr5j"><progress id="jtr5j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jtr5j"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jtr5j"><nobr id="jtr5j"></nobr></form>

      <pre id="jtr5j"></pre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jtr5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jtr5j"><th id="jtr5j"><noframes id="jtr5j">
            <pre id="jtr5j"><track id="jtr5j"></track></pre>

            <sub id="jtr5j"><listing id="jtr5j"><progress id="jtr5j"></progress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jtr5j"><th id="jtr5j"></th></form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tr5j"><th id="jtr5j"><big id="jtr5j"></big></th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機械www.qrrgg.com

            江蘇大師工匠研磨精度達2微米 精度超過機器

            時間:2018-07-03 16:12:57

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機床商務網

            作者:佚名

              顧健,江蘇省勞動模范、機械工業技能大師,手工研磨電主軸軸承隔圈,精度達到2微米,而機床能實現的精度范圍是5微米。 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一臺進口臥式加工中心巨大的防護罩內,一汽解放無錫柴油機廠維修高級技師顧健(見上圖,資料照片),手持震動儀在各零部件處一一檢測。在主軸的軸承檔相應位置前,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:“這個位置比較深,形狀又過窄,細而短的儀器雖靈敏,卻也沒了用武之地。”顧健邊說邊爬進厚厚的鐵殼,手中已經換上了一根長柄起子。他將起子的一端抵在軸承處,另一端貼在耳朵上。就是用這樣的“土辦法”,他敏銳地捕捉到一陣忽高忽低的頻率:“有雜音,肯定是出了故障。” 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無錫柴油機廠的生產車間里,先進的儀器設備已經應用在從生產到維修的幾乎整個過程。但一些工藝難度高、技術性強的檢測維修,也有機器“力所不及”的地方。 

                通過“聽聲定位識故障”的方法,他斷定是主軸承出現故障。在制造業,電主軸維修是一大難題:買一根新的電主軸需100多萬元;委外維修費也要20多萬元,且維修后的質保期只有三個月。維修的技術難點,在軸承中間的隔圈上——要求達到平面精度和平行精度2微米的標準。這一精度,相當于一根頭發絲粗細的1/35。精度不夠,將會降低軸承的使用壽命,導致軸承報廢。據介紹,目前行業內普遍使用的機床能實現的精度范圍是5微米,這也一度代表了國內民用機床的水平。 

                對眼前這個隔圈進行加工,其精度要求已經在機械化加工公差范圍之外,要靠手工實現。顧健開始檢測隔圈,仔細標注凹凸區域,然后涂上研磨劑,運用定點磨削的方法耐心研磨:凸起的地方用力用手按壓以起到切削的作用,凹的地方則是輕輕帶過,每次可以調整不到1微米。這一過程全憑扎實技藝和高超手感,稍有不慎就會削多,導致“過猶不及”。 

                從業24年,顧健將廠里20多種、300多臺機器親手拆開仔細研究過,光是研磨的隔圈就不計其數。維修精度從絲級到微米級練習了5年,從5微米到2微米用了10年。在國外技術保密、沒有圖紙和任何零配件的情況下,顧健憑借自主維修解決了這一技術難題,大大提高了設備性能以及生產線的使用壽命,填補了進口電主軸維修技術空白,每年為企業節省維修成本300多萬元。 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這臺設備上,顧健還檢測出,用于定位的碼盤在精加工后依然存在尺寸不適配的問題:還有1絲的余量需要通過人工銼削來調整,這一厚度約為頭發絲直徑的1/7。“就像做手術一樣,控制力要非常精準。這需要用各種廢料不斷練習手感、形成肌肉記憶。”顧健說,“吃飯、休息時,我都會下意識地觀察眼前的物體是否在一個平面上,揣摩怎樣將其銼平。”說罷,一銼刀下去,用千分尺檢測,不多不少,正好是一絲的厚度。 

                顧健比劃著告訴記者,不同材質的手法要求是不同的,鋼制的較為堅硬,下手要穩準狠;鑄鐵的較為柔軟,下手就要輕巧細致。這輕重之間的分別,微小到難以用語言形容。 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修磨零件時,顧健習慣卸下手套,用皮膚感知精度。手上的繭子越積越厚,指紋被磨得看不清楚,上下班打卡時要反復按幾次才能成功。但就是這雙手,能夠感知連數控設備也難以達到的精度。

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 凡注明來源本網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歡迎轉載,注明出處。非本網作品均來自互聯網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        廣告

            關注我們

            掃一掃
            關注“慧聰移動號”

            慧聰會員登錄

            忘記用戶名?

            忘記密碼?

            登錄

            注冊

            沒有會員賬號?只需一分鐘注冊,您可獲得: 海量買賣家資源,成單機會就在眼前

            日本AV大片